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五百万,王董的陪睡价格。

    明母身体颤抖着,脸上血红欲滴。

    跪……也快要跪不住了。

    双腿在发抖,膝盖那儿痛得要命。

    “我是真想起来,真的……”她悲悲切切、呜呜咽咽地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听在这些人的耳朵里,没有丝毫同情,反而徒增厌烦。

    她哭泣的声音和电话里哭着哀求的声音重合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一股子戾气从众人心底生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说的哪一个字,做的哪一个动作,不是在剜明思奕的血呢?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为什么不去死呢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样的人也能当母亲?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么喜欢跪着,不如叫她跪死在这里得了。”

    明母终于意识到这些人不会再信她,也不会再帮她了。

    明明……之前在围脖上还一口一个明妈喊的那么亲切。

    明明……他们都说支持她的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苍白着,双手托着地面,几次想站起来。

    却怎么都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人的膝盖大概天生就是弯的。”

    “从骨子里就犯贱。”

    明母大吼:“我能站起来!谁说我犯贱!我能站起来!”

    她再次用力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好像膝盖真的残疾了、弯了、在犯贱。

    就是直不起来。

    视线里,一袭银色的礼服在面前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明母像是看到了救星,一把抱住了银色礼服。

    想要借个力。

    柯玉珠脸色变了,慌忙的后退,明母抱住的就是她!

    几万人的视线转移到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要知道自从音频曝光以后,她还庆幸众人没有记起她,她恨不得隐身在这舞台上。

    现在这一切都毁了。

    耳边,是明母的哀求,“柯小姐,你帮帮我!他们都不愿意帮我,你会帮我的吧?”

    柯玉珠眼看着自己的礼服都要被明母给扯下来了,上围都快要走光。

    她急声骂道:“我那个时候怎么知道你是这样的人!”

    柯玉珠像是抓到了什么十分有力的点,大声道,

    “我和在场诸位一样,全都是受了你的蒙蔽!你现在还要像陷害思奕姐一样来陷害我吗?!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里,腰杆子就挺直了。

    很是理直气壮的样子。

    下一秒,脸上忽然一热。

    耳边,是“呸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视线里,明母正对着她狠狠唾了一口。

    柯玉珠愣愣的,双手颤抖着去摸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那里……那里黏黏的、湿湿的。

    是明母的唾液。

    柯玉珠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明母声音尖利,“你装什么正义,你扶我上来不就是想扳倒思奕吗?”

    柯玉珠快疯了。

    像是盖在身上的最后一块遮羞布被无情撕开。

    不等明母说完,柯玉珠一把推开了他。

    明母整个人被推了一个趔趄,伏倒在地。

    伴随着明母倒地还有一声清脆的“嘶”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银色的礼服被撕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遮羞布……真的被撕开了。

    柯玉珠就那么傻傻地站在原地,一点正常的反应都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无数的闪光灯亮起,黑夜亮成了白昼。

    让所有人都看得毫发毕现、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一阵微风吹过,柯玉珠只觉得浑身发冷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